很黄的吸乳A片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詳情

    內幕交易相關案例

    來源:本站   作者:匿名   發布:2012/10/17   修改:2012/10/17   隸屬于:投資者保護宣傳

      編者按:前人之事,后事之師。讀史可以使人明智。為貫徹落實證監會《關于貫徹落實打擊證券期貨違法犯罪兩個司法文件的通知》精神,圍繞“遠離內幕交易,誠心理性投資”主題,我們選擇了部分內幕交易案例,希望可以讓廣大投資者引以為戒,理性投資。

      案例一、李文清內幕交易案

      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監控發現的線索,證監會對湖南天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一科技”)違法違規行為進行立案調查。調查過程中發現,上海金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盛投資”)法定代表人李文清涉嫌內幕交易,并于2010年6月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查處。上海市盧灣區人民法院已對該案作出判決。

      2006年10月,李文清與天一科技時任董事長周某等人赴貴州,與合作方貴州潤豐礦產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潤豐”)董事長張某等人商談合作開發貴州省獨山縣維寨銻礦和郁家寨鉛鋅礦。2006年10月31日和11月1日,天一科技共劃款3,000萬元給貴州潤豐,確定合作事宜。2007年1月23日,天一科技發布《對外投資公告》稱,天一科技投資3000萬元,與相關合作方和人員合作開發貴州省獨山縣維寨銻礦和郁家寨鉛鋅礦。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在天一科技發布《對外投資公告》前,李文清利用所控制的金盛投資股票賬戶買入70.07萬股天一科技股票,成交金額約386萬元,至2007年2月全部賣出,非法獲利約389萬元。

      證監會認定,李文清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以及第七十六條“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規定,同時涉嫌構成《刑法》第一百八十條規定的內幕交易罪。2010年6月,證監會依法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2011年7月5日,上海市盧灣區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判決。判決認定李文清利用內幕信息知情人身份,采用內幕信息公開前低價買入、公開后高價賣出的方式非法買賣證券并從中非法獲利,情節嚴重,構成內幕交易罪,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鑒于李文清能夠如實供述所犯罪行,當庭自愿認罪并退賠了部分非法所得,可依法酌情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2年,并對違法所得予以罰沒。

      案例二、中山公用內幕交易案

      2007年4月至5月,時任中山公用事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譚慶中籌劃將公司優質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公用科技(2008年變更為“中山公用”),實現公用集團整體上市。其間,他多次就此事向時任中山市長李啟紅匯報,并獲得支持。6月11日,譚慶中又將此事向中山市委書記陳根楷作了匯報,陳根楷讓李啟紅具體負責此事。隨后,譚慶中將此事告知被告人鄭旭齡,要求鄭就重組事項草擬一份書面材料,當月26日,他就該建議書正式匯報給李啟紅。7月3日,李啟紅、譚慶中、鄭旭齡等向中國證監會匯報了公用科技重大資產重組并實現公用集團整體上市的情況。同日,公用科技公告稱公司近期擬討論重大事項。次日,公用科技股票停牌。

      中國證監會對公用科技的相關問題調查后認定,公用集團將其優質資產注入公用科技實現整體上市的預案在公開前屬內幕信息,該內幕信息形成于2007年6月11日,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至同年7月4日停牌止。

      但在2007年6月,譚慶中向李啟紅匯報公用科技籌備資產重組事宜時,提到公用科技股價會上漲,建議李啟紅讓林永安購買。6月中旬,譚慶中在辦公室約見林永安,向其泄露資產重組的內幕信息,建議其出資購買股票。6月下旬,李啟紅在家中向林小雁泄露了上述內幕信息,并委托她購買200萬的公用科技股票。隨后,林小雁籌集款項共677.02萬元,于2007年6月29日至7月3日期間累計買入股票89.68萬股,后于9月18日至10月15日陸續賣出,賬面收益1983萬余元。

      2011年 10月27日,中山公用內幕交易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原中山市市長李啟紅、原中山公用董事長譚慶中等10名被告分別獲刑1年半至11年。

      原中山市市長李啟紅因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及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2000萬元、沒收財產10萬元。同時被判刑的,還有她的丈夫林永安、弟媳林小雁、弟弟李啟明。林永安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并處罰金300萬元;林小雁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1300萬元;李啟明犯洗錢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并處罰金100萬元。

      此外,原中山公用董事長譚慶中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700萬元;原中山公用總經理助理鄭旭齡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并處罰金2530萬元;原中山公用企管部經理周中星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1810萬元;其它相關被告鄭浩枝、陳慶云、費朝暉分別領刑5年、2年半和1年半,并分別處罰金190萬元、60萬元和20萬元。

      案例三、“天山紡織”案

      中國證監會通報,天山紡織在2009年7月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期間,重組方高管人員姚榮江、曹戈等人涉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證監會已將該案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證監會調查發現,2009年7月,天山紡織籌劃資產重組,新疆凱迪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姚榮江和公司副總經理兼資產管理部經理曹戈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7月23日天山紡織股票停牌前,姚榮江將重組信息泄露給王某,后者通過其控制的多個證券賬戶集中買入天山紡織股票100余萬股。無獨有偶,曹戈則將重組信息泄露給陳某,后者利用其本人及親屬賬戶大量買入天山紡織股票。

      在2010年6月重組完成后,天山紡織連續5個漲停,此后股價仍連續攀升,截至今年9月,股價漲幅已達240%以上,姚榮江、曹戈等人從中獲益不匪。

      2011年1月,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對全部犯罪嫌疑人作出有期徒刑(緩刑)等刑事處罰,并合計判處罰金1080萬元,全部被告人均未上訴,檢察院也未抗訴,目前一審判決已經生效。

    該案件具有以下特點:

      一是影響力大。該案是新疆第一宗宣判生效的內幕交易案件,并且該案判決涉及四個自然人、兩家單位,主體較多,對于當地政府和市場相關主體震動較大。

      二是該案交易金額大。犯罪嫌疑人得之信息后兩天內就投入800多萬資金,其買入成本6元左右,復牌后最高曾漲至17元多,截至判決生效之日賬面獲利已經翻番。

      三是涉案主體反調查能力強。姚榮江在擔任凱迪投資總經理前曾長時間擔任新疆上市公司啤酒花的高管人員,諳熟證券市場法律法規,曹戈也有著多年證券市場工作經驗,他們在和調查人員的交鋒中善于偽裝,尋找各種理由為自己開脫。

    四是內幕信息傳遞隱蔽。內幕信息的傳遞方式都是通過打電話傳播,不發短信,更不會留有任何書面痕跡,信息傳遞方面的證據較單一、很難獲取并且不容易固定。

    五是規避信息知情人與賬戶關系。他們不約而同選擇了表面看不出任何關聯關系、不容易被發現的同學、朋友賬戶進行內幕交易;在資金流向上基本看不出關聯關系,即使有往來也是借用其他人的銀行賬戶,不使用本人實名賬戶,需要多層追查方能查找發現其中的關聯關系。

      案例四、重組方內幕交易案——黃光裕案

      2006年7月,黃光裕以旗下的鵬泰投資入股中關村,持有29.58%的股份。收購完成之后,又進行了一系列債務重組和資產重組,中關村股票出現大幅波動。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間,黃光裕作為北京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關村)實際控制人、董事,在中關村與鵬泰投資進行資產置換過程中,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龍某等6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976萬余股,成交額9310萬余元。至6月28日公告上述事宜時,6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384萬余元。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間,在中關村收購鵬潤地產全部股權的過程中,黃光裕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曹某等79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1.04億余股,成交額13.22億余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時,79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人民幣3.06億余元。

      2008年10月,中國證監會將該案移送公安部,11月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偵查。2010年5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黃某因內幕交易罪獲刑9年,并處罰金6億元,與非法經營罪和單位行賄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6億元,沒收個人部分財產2億元。2010年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維持一審判決。

      案例五、國家機關人員內幕交易案——高淳陶瓷案

      原江蘇省人大代表、南京市委工交工委副書記、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2009年2月至4月間,代表南京市經委參與重組江蘇高淳陶瓷股份有限公司,其間,他將未公開的內幕信息告知其妻陳巧玲,兩人經共謀,在價格敏感期內,先后多次買入高淳陶瓷流通股。信息公開后,拋出后獲利人民幣近750萬元。

      2009年9月,中國證監會將劉寶春、陳巧玲內幕交易案移送公安機關偵查。2010年12月30日南通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原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沒收違法所得749.95萬元,并處罰金750萬元,其妻陳巧玲犯內幕交易罪,因系從犯,免于刑事處罰。

      劉寶春作為政府工作人員參與上市公司重組,因履行工作職責獲取內幕信息,是內幕信息知情人,在重組信息未公開前,劉寶春卻不僅將該信息泄露給其妻,而且倆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其行為不僅違反了《證券法》有關不得泄露內幕信息、不得利用內幕信息交易的規定,而且觸犯了《刑法》,最終因內幕交易罪受到了法律嚴厲的制裁。該案是全國首起國家機關人員涉足內幕交易被刑事追責的案件。

      案例六、基金經理“老鼠倉”案——韓剛案

      韓剛自2009年1月6日擔任長城久富證券投資基金經理一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及所獲取的基金投資決策信息,與他人共同操作其親屬開立的帳戶,先于或同步與韓剛管理的久富基金買入、賣出相關個股;或在久富基金建倉階段買賣相關個股,非法獲利。中國證監會以韓剛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11年1月,深圳福田區法院作出公開判決,韓剛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10000元;贓款303274.46元予以沒收。該案成為我國第一起基金從業人員因利用未公開信息違規交易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 
     

    同類新聞

    發布獨立主頁的分子公司: 鎮江東方電熱有限公司 、江蘇東方瑞吉能源裝備有限公司
    很黄的吸乳A片